<acronym id="ua2my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ua2my"><optgroup id="ua2my"></optgroup></acronym>
<rt id="ua2my"><center id="ua2my"></center></rt>

日历

2022 - 1
      1
2345678
9101112131415
16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3031     
«» 2022 - 1 «»

存 档

日志文章


2010-07-11

濯足沙海万里流

图片:


图片:


图片:


图片:


图片:


图片:


图片:


图片:


图片:


图片:


图片:


图片:


图片:


图片:


濯足沙海万里流 ^m>J9A,O  
若干年前,曾到过甘肃武威的沙漠,细砂如水,从赤脚上流淌。一望无垠的黄沙,波浪般逶迤千里。一方沙海,只是一方沙海,足以令我流连忘返,至今梦回百转。倏尔今夏。我再次见到了沙漠。但这一片沙漠已依稀不是梦里风情,车沿着一道既有的车辙行驶,窗外是新疆哈密风区的沙漠戈壁上疾速后退的荒蛮。我的面容沉浸在车窗外时隐时现,很奇怪的一种感觉从眼底汩汩而升,渐至湮没了时空。 v{Wk~GAsX  
Ye|E kJx  
中国四大魔鬼城皆在疆内:克拉玛依乌禾尔魔鬼城、奇台卡拉麦里魔鬼城、若羌魔鬼城、哈密魔鬼城。此刻,我就来到了哈密魔鬼城——百度注解:广义上说,东起烟墩外的骆驼峰,南至罗布泊,绵延向西400公里,直到五堡沙尔湖十三间房,这方圆3600平方公里的雅丹地貌,都属于哈密魔鬼城。狭义上讲的哈密魔鬼城,单指五堡境内的雅丹区。即便如此,它东西长也有120公里,南北宽30公里,在方圆600平方公里的荒漠戈壁上散布着9大魔鬼堡群。魔鬼城地处风口,四季多风。每当风起,飞沙走石,天昏地暗,怪影迷离。如箭的气流在怪石山匠间穿梭回旋,发出尖厉的声音,如狼嗥虎啸,鬼哭神号,若在月光惨淡的夜晚,四周肃索,情形更为恐怖。 B 9L-]:Z  
p`t+G]-<z5  
一只硕大的海龟匍匐在车轮旁,下半身已埋入翰海。据说这是来自东海龙王九太子,犯事后被佛祖牢牢定在了这里,只能借着高昂的头,向遥远的东方述说无尽的眷念。 1kFe 5  
d>tN$=jU|  
城内,依旧荒凉。青黑的砾石是戈壁的“植被”,而偶尔附着砾石上的骆驼刺干涸不已,更添一丝萧索。一骑“双头马”犹如鬼魅,斜刺里奔腾过来。“笑傲双头镇胡天”,隐隐约约地,你仿佛看见披坚执锐的勇士,听见凌厉急促的号角;一场万马奔腾的厮杀,一种人仰马翻的惨烈从屹立的双头马面前翻涌而至。但,都在瞬息消亡了,连同充满了“辉煌的诗意”的一切,那驼铃叮咚的商队,往返西域的旅人,西天取经的高僧和光怪陆离的传说。空留下犀利的风掠过支离破碎的砂岩的痕迹,在后人的考证中,被掀开一页页灰飞烟灭的沧海桑田,重新汇入浩瀚无垠的戈壁。 WImzvH(/*  
*k:(BVD  
路旁三三两两的有一些石碓,是阿拉伯石堆了。古阿拉伯人在沙漠中行走时,就用石头堆作为路标。一堆石堆表示探险的路线,两堆表示探险路线的前方有岔路,两堆石堆周围摆放着一圈小石头表示探险路线的前方有危险。 #To nwoJ  
7% 'el)D  
陆续有恐龙的白骨和西欧人的干尸从风沙掩埋的古城堡里被发掘,陈列到展馆里。“我们的女孩很多都叫古丽,花朵的意思。”展馆讲解员维族姑娘热娜帕里说自己的名字是天使的意思,每周从哈密市区的家里来这里值两天班,旅游旺季的时候,展馆门票收入会超过两万元。“城里那些有陡壁的小山包,就是雅丹地貌,是被大风吹蚀出来的形状。你们可以尽量多拍摄一些照片,说不定多少年以后,它们又会变成别的模样呢。” *? G8ZOR  
Bq`w=Zfs  
一座古欧洲城堡风格的遗址巍峨耸立在崖壁之上,那里居高临下,雄奇险要,有垛口,有城楼,有射孔,甚至有一队奇形怪状的武士。整个城堡用黄土巧妙地修建于雅丹地貌之上,宽厚的土坯与山色完全融为一体,浑然天成。这是古人的驿站,现在,也是我们的驿站。 +6j%@_9*B  
l.9NV:h  
行走在这片戈壁沙漠,探险的冲动激发了人无尽的想象,而想象是令人和戈壁浑然一体的“天眼”。 9WxEm5  
Jq%lf\R  
四周寂静无风,热气生腾、想象不出夜幕下城堡鬼哭狼嚎的恐怖。坐古堡之上,只看见雅丹武士,青铜佩剑,流沙慢浮。古堡的主人侧身睡着了,端详他高高的鼻梁和深凹的眼睛,考古专家说:无疑,这是一个白色人种高加索型。他们是城堡最早的主人——艾斯开霞尔人在这里过着自给自足的悠然生活——他们可曾预言这个城堡越过沧桑,会在汉唐时期一直延用,成为“丝绸之路”大海道的一个重要驿站?又可曾预知城堡经过岁月的轮回交替,最终还是回归寂寞的荒野?艾斯开霞尔人的城堡今犹在,《史记》楼兰影无踪。“鄯善国,本名楼兰,王治扦泥城,去阳关千六百里,去长安六千一百里。户千五百七十,口四万四千一百。”仅一夜之间,这个国家就销声匿迹了。在缺水和瘟疫的灾难面前,楼兰人举国迁涉,人们盲目的逆塔里木河而上,哪里有树有水,就往哪里去,哪里能活命,就往哪里去。但造物弄人,楼兰人最终罹难前所未有的风沙……如今,他们会在城堡的黄沙下么?天似苍穹,笼罩四野。城堡之上,极目舒张,“天方地圆”的感觉迎面而来,城堡似一个卑微的圆点,在广袤的荒野之上,孤独地向大地的尽头伸展……历史的真实就这么赤裸裸地呈现在面前,人对于真实的历史,除了接受,还是接受。 k`gs0Wt  
*;3s<&$  
但意外的一幕却又令人觉得荒废的古驿站生生地活起来。又一群旅游者来了,他们并不急于爬上城堡,而是在道路旁的砾石空地上,开始了半场足球赛。 x3bB{w]  
~'R76彩票